top of page
RIDE FREE 14
GU_2021.gif
Fangster
Sweet Machine Co.
廣告募集.gif

【Bikers' Story】20歲獨自來台 24歲跨上哈雷 她的名字是Camila 一位來自日本的刺青師

在2023年的今天,女生騎哈雷已經不再稀奇,而從事刺青工作的女生也不算少,但是一位從日本來到台灣而且跨上了哈雷,還說得一口流利中文的女刺青師,那可就是一件非常特別的事了。Camila在今年剛滿24歲,她的個頭嬌小,但是卻擁有一個無比強大的心智!

每個人在24歲時都會有不同的經歷,但是無論求學、工作或談戀愛,24歲都應該還是讓人處於懞懂的年紀。不過Camila卻完全不是如此,甚至早在20歲的時候,她就已經清楚知悉今後人生所要追求的方向!

Camila出身於日本茨城県,18歲那年高中畢業後她就離開家裡去了沖繩,但是原本要就讀的大學並沒有去成,反而進到一間刺青店當起了學徒。之後她又換到京都的另一間刺青店繼續學習,四年前她跟著那間店來到台灣,只有20歲的她卻已經擔任起駐台刺青師的職務。但是跨國展店並不順利,加上開店後不久就遇上疫情,所以那間來台展店的刺青店最終是以失敗收場,不過這並沒有對Camila造成打擊,反而讓她決定要留在這塊土地上,並繼續從事她最愛的刺青工作!

從脖子、肩膀到雙手、雙腿滿是刺青,Camila給人一種很有個性卻看來有點兇的第一印象,可是一旦打開話匣子後,你會發現她其實是一位開朗、有親和力而且笑容很多的女生。最特別的是,她的中文既道地又流利,而且不僅能聽、能講,更能讀、能寫。

位在新北市板橋區的Base Tattoo Studio是Camila目前經營的刺青店,店裡每一面牆都被她塗上了綠色,然後一部XL1200X Forty-Eight就停在入口處一角。這是她工作穩定後在今年犒賞自己的人生第一部哈雷,但是她想要擁有哈雷卻已經有好幾年了,也因為從小就對騎哈雷這件事非常憧憬,所以Camila的刺青當然也是走向Old School路線的純正美式風格。

之所以對哈雷充滿熱情,Camila說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因為她的父親。她說:「從小就看爸爸騎哈雷,最後連媽媽也跟著騎,而且不是坐在後座,是一人一台!」。Camila的父親是朝九晚五的日本典型上班族,但是他卻也是非常重口味的哈雷玩家,除了擁有好幾部車,包含經典的Shovelhead之外,還在家鄉茨城県組織車隊。但是儘管Camila從小就對哈雷很感興趣,父親卻不曾讓她試騎,她說:「我覺得他擔心的從來不是女兒,而是怕我把他的愛車弄壞。」

因為擁有好幾部哈雷,而且還喜歡動手DIY,甚至連切切焊焊都自己來,所以Camila的父親還擁有一個不小而且放滿各式工具的車庫。Camila笑著說:「雖然他總說那是Garage,但是我怎麼看都覺得像工坊,而且差不多是可以對外營業的那種。」

由Camila創立的Base Tattoo Studio,這個店名其實也是來自父親的影響。她說:「從小就看爸爸在車庫裡待上一整天,這讓我也很想要一個秘密基地,這一點一直深植在我心裡,所以Base(基地)就成了當我決定在台灣開店時第一個想到的名字,畢竟這也是一個完全屬於我自己的空間。」

今年剛入手的Forty-Eight是Camila人生第一部哈雷,但是卻不是她在台灣的第一部摩托車。來到台灣後她買了一部野狼,還委託桃園的大岩打檔做了初步改裝,這部野狼不僅是Camila通勤移動的工具,更載著她去過許多地方,進而對台灣有了更多認識。「現在入手哈雷後,難道不會想賣掉野狼嗎?」,聽到這話她瞪大眼睛說:「當然不會,那是我來台灣的第一部車,我們建立了很特別的情感,對我來說那已經不是一部野狼,我們是夥伴,哈雷是新的夥伴!」

隻身來到異地,在一切都很陌生的情況下要適應新生活,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更何況Camila來到台灣時,她還只是一位年僅二十歲的小女生。但是這次取材在和Camila的對話中,卻讓人很難相信眼前這位日本女生竟然只有24歲,因為她的思維非常清晰,而且完全知道自己想要什麼、該怎麼做。

Camila說四年前剛來台灣的時候,在適應前確實很常讓她感到孤獨與無助,不開心的事一定是有的,但是開心的事卻也更多,所以生性樂觀的她自然不會太受負面情緒影響。或許這也是因為她在18歲就離開家裡踏入社會,而且在刺青業界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人,所以不僅為她培養出更獨立的個性,更讓她具備了超越其他同齡男女的強大心智!

語言是每個人在異地展開新生活後都必須要學會的第一門功課,但是說到Camila的中文,讓人訝異的是,她並沒有經歷過任何正規的語言學習課程,完全就是靠自學而成。Camila說:「18歲在沖繩刺青店擔任學徒時,就很常在酒吧裡遇到駐日的美軍,我的英文就是在那時候與他們聊天時學會的。來到台灣後也是一樣,我覺得最好的語言老師,就是交朋友!」 儘管Camila說起中文還是有一種說不上的腔調,但是日常對話已經完全難不倒她,她的手機甚至還能以注音輸入來寫中文,所以語言早已不是她在台灣生活和工作上的障礙。Camila說:「我喜歡交朋友,也很容易認識新朋友,這個過程給我很大的收穫,也幫助我更了解台灣,無論好的壞的,它都是一種緣份,我覺得都應該要珍惜與重視。」

今年是她來到台灣的第四年,而且她也正式成為台灣刺青業界的一員,但是Camila說她並沒有和同行有太多接觸,多半只是在網路上互相關注。在她的客人當中約有四成是女性,而且多數都是一個介紹一個而來,或是經由Instagram而得知,也就是Base Tattoo Studio的官方帳號。

和多數從事刺青工作的藝術家一樣,Camila也會把她的刺青作品放在Instagram上,但是她自己的照片卻反而很少曝光。她說:「我知道女生在網路上拋頭露面是很好的吸睛手段,但是我不是那個路線,而且刺青是我很認真看待的事業,我創立自己的品牌,就必須延伸出自己的個性與風格!」

除了在Base Tattoo Studio的刺青工作,Camila偶爾也會與日本的刺青店配合,也就是到其他刺青店駐點。更特別的是,她每年還會回到日本老家,除了與家人團聚,更會在茨城県舉行一年一次Trunk Show。說到這裡,她告訴我們幾週後她的爸媽就會來到台灣,這也是Camila來台四年後雙親第一次來看她。

「父親是一位哈雷玩家,所以知道女兒騎哈雷應該不會擔心吧!」,Camila的回答是:「我一買哈雷就立刻把這份喜悅分享給爸爸,他當然為我開心,但是當我告訴他入手價格後他嚇了一跳,他完全不敢相信哈雷在台灣竟然這麼貴!」。她接著說:「這台Forty-Eight是噴射引擎,其實我更想要化油器引擎的老哈,我知道這在台灣很難達成,但是我還是想努力試試,我很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和爸爸各騎一台在路上奔馳!」

台灣的氣候比日本炎熱,不過這卻是Camila愛上台灣的另一個原因。她說:「我很喜歡台灣的一切,除了好吃的食物和溫暖的人情味,我也很喜歡這裡的氣候。可能是因為我屬於夏天,不怕流汗也不介意曬黑,所以最近我還認真考慮要移居到南部。」

Camila並不是隨便說說,因為在她心裡已經有了一個短期人生規劃,地點就選在台南。「難道妳不擔心搬到台南生意會變差嗎?」她說:「錢賺少一些也沒關係,但是我想要的生活絕不能妥協。我喜歡接觸新的事物,我的工作也允許我不用被綁在同一個地方,我想我應該是不喜歡被束縛的人,也可能去了台南幾年後,又會想去曼谷或哪裡也說不定!」

多數人總是習慣安於現狀,且懼怕變化,但是Camila卻完全不這麼想,反而在她心裡,最重要的是如何達成自己的目標,完成了一件,再接著下一件。Camila說她也許是對事物容易生膩的人,所以一直以來總是想要嘗試新的人生體驗。

對於一位從日本獨自來台創業與生活的24歲女生,Camila的人生不只特別更相當精彩。這次取材紀錄下她跨上Forty-Eight充滿自信的馳騁在高架道路的畫面,亦讓人感受到這位小女生對於未來人生的掌控。今後如果有機會在路上遇到這位帥氣的女騎士,請大家不要吝於給她一個熱情的招呼和加油聲!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