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F12_Tee.gif
2AS.gif
may club_1.gif
GU_2021.gif
Kick.gif

【Bikers' Story】滑板・Reckless・小飛象

剛於四月落幕的Reckless Race,絕對是近年台灣復古車圈最受矚目的一場動態性活動,許多實際參賽或來到現場觀戰的人,一定都對當天感受到的熱血氛圍記憶猶新。但是Reckless Race究竟是怎麼誕生的?又是誰在幕後主導這場超嗨活動?答案就來自一位看不出會跳舞和玩滑板,而且還熱愛越野車的小飛象!

現年24歲的陳奐文,就是Reckless Race幕後重要的催生者。雖然外表看不太出來,但是陳奐文在高中時期就熱愛地板舞,之後又玩起了滑板,18歲有駕照後他更一頭栽進越野車的世界。至於Reckless Race之所以會誕生,則是因為他在2017年參加了一場為他帶來重大啟發的活動,也就是發源於台南沙灘上的The Nasty Wheels Race!

比起在柏油路上追逐速度,陳奐文更愛的是挑戰土坡的高度,所以四年前當他得知台南有一場在沙灘上舉行的活動時,他在第一時間就報名參加。那是The Nasty Wheels Race正式對外開放的第一屆,那年陳奐文騎的是一部走向Old School路線的雲豹改裝車,而那次的參賽也為他帶來極大啟發:原來復古車還可以這樣玩!於是翌年3月,第一屆Reckless Race就在台中誕生了。

陳奐文接觸越野車是從SM250開始的,這也是他的第一部車,這部車讓他跟著幾位越野車前輩跑林道,並從此愛上了穿梭樹林、飛躍土坡,以及征服惡路的樂趣。之後他認識了復古車和手工改裝,便接連換了野郎和雲豹,但是他愛跳、愛玩土的個性並沒有改變,所以這兩部車也都蹬上了巧克力胎,並改裝成適合越野的輪廓。

除了SM250、野狼和雲豹,陳奐文還擁有過VR150,再來才是目前他所騎乘的CRF250。這部黃色油箱的CRF250在今年Reckless Race中有很高能見度,但是都不是由陳奐文自己所騎,因為他大方借給另外兩位參賽車手。而這部車之所以看來和一般CRF250不同,則是因為要符合Reckless Race的參賽車規範,也就是讓外型更具Old School風格,所以才委由嬉皮工坊做了改裝。

如果你連續四年來過Reckless Race,就知道這場活動每年都在不斷進化。回首2018年第一次舉辦時,一切其實都比現在簡單很多,這也是因為草創初期包含人力、物力和財力都很拮据的關係。

Reckless Race每年都在同一個地方舉行,這裡其實就是陳奐文平常和車友們玩車的據點。他說:「參加了The Nasty Wheels Race後,我就很希望台中也能有類似的活動,雖然周遭很多朋友願意相挺,但是除了場地之外,還有太多事讓人擔心,例如警察會不會管、車手會不會受傷、真的有人會來看嗎等等。所幸身旁很多朋友都很幫忙,大家一起出力把這個地方整理出一條像樣的路線後,其他很多事也才漸漸步上了軌道。事情好像就是這樣,不做你永遠不會知道,做了才會發現問題,然後再一個一個解決掉就順利了!」

Reckless Race舉辦至今,其實有一個轉變是至關重要的,那就是Deus Taiwan的出現。而說到了陳奐文與Deus Taiwan的結識,這又是一個有趣的機緣。

陳換文說:「自從玩越野車以來,我一直都是穿Deus的車衣上場,有一次在頭前溪比賽的照片被Deus Taiwan看到,於是他們就主動聯絡我,並表示要贊助我車衣,以使品牌有更多與摩托車結合的曝光機會。2018年當我開始要籌備第二屆Reckless Race時,我突然想起Deus Taiwan,然後就隨口問了他們是否有意願贊助,結果他們馬上答應,所以從那一年開始,Deus Taiwan就成了Reckless Race的最大贊助商!

有了企業贊助,活動在規劃上便會更加完整,但是陳奐文卻也感受到以往未有的壓力。他說:「以前我們是很隨性的,想做什麼就是幾個朋友討論完就幹,不過這幾年多了Deus Taiwan的贊助後,很多事情的確變得更容易執行,活動也更有規模且體面,但是很多事卻也得考量得更周全才行,所以壓力其實是一年比一年大。」

這次Reckless Race結束後,很多人告訴他活動辦得很成功,聽到這樣的讚美陳奐文雖然開心,但是有時候他也會覺得很累,甚至思考到底要不要繼續下去?很現實的是,目前已屆四年的Reckless Race還是無法藉由活動來換取到金錢上的實質利益,但是陳奐文顯然對此不太介意。

陳煥文的正職並不輕鬆,他的工作其實是耗費勞力的粗活,不過只要一有時間,他就會找朋友一起騎車,甚至連他現在的女友,都因為他而愛上了玩車,而陳奐文也為此把自己的KTR讓給女友騎乘。

他說:「我對玩車真的有很大熱情,只是一路走來要感謝的人太多,沒有他們的幫忙Reckless Race就不會走到今天。過程縱使很累,但是也很有成就感,所以只要有人喜歡,我應該會堅持下去。事實上,我已經在為明年想一些新企劃了,如果可行應該會更好玩!」

就和看不出他來會跳舞及玩滑板一樣,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陳奐文騎越野車的技術還非常高竿,而且正因為技術了得,所以他才會在朋友間得到“小飛象”這個稱號。於是我們好奇地問他,這些在沙地和土坡上的技術到底怎麼學來的?結果答案就跟你我小時候學會騎腳踏車、游泳、跳舞或玩滑板是一樣的。他說:「反正就是自己摸索,多看、多問然後多試,重要的是摔倒了再站起來,你就知道下次該怎麼做了!」

在這世上有很多文化都是這麼成形的,一旦有人開始做某件事,並持續不停地做,接著就會出現各種和它有交集的人、事和物,最後再把這些全都串連起來,就會成為一股力量。無論是文化也好流行也罷,台灣需要的就是各種不同形式的創新,而市場若要活絡,當然更需要活動來炒熱氣氛。

小飛象還很年輕,Reckless Race則是已經站穩腳步,台灣復古車圈的一個嶄新文化正在悄悄成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