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y club_1.gif
CTEK.png
RF11.jpg
GU_2021.gif
Kick.gif
  • Vito

【Bikers' Story】披薩・廚師・SR400

2017年12月,一位年輕廚師獨自來到橫濱Hot Rod Custom Show現場,我們在門口碰面後聊了一下,他就趕著坐上往機場的電車。憑藉一股熱情匆忙飛到日本,待不到兩天就只為了一場讓他著迷的年度車壇盛會。這一年他26歲,朋友叫他文森,他的名字是蕭煜軒

蕭煜軒是一位任職於義式餐廳的廚師,但是他最主要的工作同時也是他最擅長的則是製作披薩。他說:「我媽是一位擁有證照的中餐廚師,從小在耳濡目染之下,也讓我對料理一直有很大興趣,而且這方面無論什麼問題都可以從她身上得到答案。所以在退伍後嘗試了第一份工作,沒多久又想要轉職時,我就決定要走餐飲這一條路。」

多年前第一次見到蕭煜軒時,他騎著一部藍色油箱的SR150,據說那是早年由Cowboy's Chopper改裝的作品。但是這次採訪時他的車已經換成了SR400,原來藍色油箱的SR150在多年前遭遇一次事故,整部車幾乎沒有修復的價值,所以最後就被他以報廢車處理掉了。

相較於之前帶有Chopper風格的SR150,現在的SR400顯然是改裝程度少了很多。於是我們問他「所以這次車就不改了嗎?」,他說:「在我心裡還是有一個想要達成的輪廓,我一樣很愛Chopper,最好是硬尾,但是礙於大環境的限制,加上黃牌車有定檢的問題,所以暫時就先上幾樣市售套件,拆裝容易、好騎又不會背離SR400的經典線條。」

說到與摩托車的結緣,蕭煜軒說自己啟蒙得其實很晚,直到2013年來到RIDE FREE 4現場後,他的玩車人生才逐漸從速克達轉換至檔車。而當他對檔車產生興趣後,有一天在一間咖啡店門口見到一部裝上水滴油箱的SR150,他便順口問了車主是不是有意願要出售,這部車也就是三年前被他撞掉的藍色油箱SR150。

前面曾經提到,蕭煜軒會走上廚師這條路,有很大一部份是受到他母親的影響。但是在玩車過程中,他卻絲毫沒有被父親所感染。之所以這麼說,是因爲他的父親是一位心中只有Ducati的跑車愛好者,而且還是一位對速度非常熱血的848 Evo擁有者。

蕭煜軒說:「我爸完全不能理解我為什麼會買SR400,而且別說是復古車,就連Yamaha R1這類日系跑車在他眼裏也是垃圾,可是當我跟他談到“經典”兩字時,他卻完全可以接受哈雷。」。「所以你們都不會騎對方的車嗎?」,他說絕對不會也最好不要,「我爸顧車如命,車上又一堆昂貴零件,而且我也不覺得他會想借我騎。」

從之前撞掉的SR150來看,再加上左右手都有著Old School風格的美式刺青,甚至還可以為了一場Hot Rod Custom Show,在不到兩天的時間內來回日本一趟,怎麼看蕭煜軒都是一位骨子裡蘊含美式基因的Chopper愛好者。於是我們問他「難道之前都沒有考慮過哈雷嗎?」,他說其實有,1200cc的Sportster他曾經想過。

「幾年前哈雷的二手價並不像現在這麼親民,如果再加上改裝的費用,就會完全超過我的預算。那時候剛好有貿易商引進一批SR400,這台車在我心裡也一直有很高的地位,雖然速度完全談不上快,但是我很喜歡單缸引擎的節奏與震動,所以很快就決定用分期方式入手了。」

「所以入手SR400之後有什麼地方是和你預期不同的嗎?」他說:「網路上常看到有人抱怨SR400,例如震動太大、馬力太小、踩發麻煩之類,但是這些本來就是單缸車的特色,而且買車前我就對SR400做了很多功課,所以買車後並沒有和預期不同,這台車至今騎了兩年多我還是很滿意,只是要完全實踐心中那個理想輪廓,目前可能還有點距離就是了。」

SR400在日本改裝圈有極高能見度,甚至還包辦了各種改裝風格,但是蕭煜軒卻完全對Cafe Racer不為所動。他說:「我不是不愛趴,我騎車也不算慢,但是Cafe Racer這東西在台灣的形象實在不好,很多人搞不懂Cafe Racer的定義也就算了,還有很多為了裝扮而裝扮的咖啡騎士,那真的不是我想要的玩車方式。」

現今許多事物都朝分眾化發展,在網路上也出現了各種社團與群組,這樣的社群文化在提供資訊交流的同時,也創造出各式各樣的領頭羊。而不論是KOL或網紅,只要有人喜歡就一定有人討厭,在有人按讚的同時也一定會有人開罵。

蕭煜軒就曾經是一位火力強大的鍵盤砲手,大多數認識他的人一定都看過他的重砲言論,但是近來他似乎收斂很多。是討厭的人消失還是他已經長大了?他說:「網路時代讓交朋友變得容易,但是也造就出各種虛假,我就是看不慣那些作假事說假話的人。但是現在已經改很多了,看不慣的也不會隨便開砲,真的想罵也儘量用嘲諷的方式,就讓他去吧,反正我就是做好自己就好。」

在短短幾分鐘內就能製作出一張可口的披薩,雖然年紀不過30歲,但是蕭煜軒在廚房裡無疑是一位熟練的披薩職人,不過一旦換上自己的衣服再跨上車後,他終究還是露出了愛玩車的老屁孩笑容。

對於工作,蕭煜軒說披薩是他目前最擅長的,但是料理沒有界限,還充滿了變化,所以既然選了這條路,他就必須不斷學習。「未來我當然有開業的計畫,但是在那之前,我只能盡可能精進自己,而且還不能只侷限在披薩或義式、美式等單一領域。」 就和料理一樣,老屁孩的人生在許多層面其實還有著無限可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