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y club_1.gif
CTEK.png
RF11.jpg
GU_2021.gif
Kick.gif
  • Vito

【Bikers' Story】從Chopper到Shovel的16年哈雷人生

去年當我們開始「Bikers' Story」這個單元時,第一篇就介紹了一位玩哈雷的刺青師,這一回要登場的主角同樣也是刺青師,但是他接觸哈雷的時間非常早,甚至在2009年FREE BIKER創刊之際,他就已經在雜誌中出現過。11年前,他騎的是一部從Softail大改而來的Chopper,11年後,他對於哈雷依舊熱情,但是卻也有了不同的見解與玩車方式。這位哈雷玩很久的刺青師,他叫阿J。

2009年3月,當我們正在製作FREE BIKER創刊號時,為了介紹台灣現有的哈雷改裝車,我們特別採訪了一位哈雷玩家。他就是本文主角阿J。當時他騎的是一部風格走向New School路線,有著高把、寬胎,油箱甚至還是由他自己噴塗上火燄的Softail FLSTC。

11年前阿J就已經是一位專業刺青師,不過當時太古引進哈雷還不到一年,因此哈雷在街上的能見度也不算高,儘管如此,阿J胯下的那部Softail卻已經被改裝到完全脫離了原廠輪廓。怎麼看他都是一位對美式文化和Chopper具有高度熱情的騎士,但是在11年後的今天,他最常騎的車卻變成一部輪廓幾乎接近原廠的Dyna。於是我們好奇的問他「難道現在對改裝沒興趣了嗎?」,結果阿J的回答是:「在台灣要玩車,光是驗車就會消磨掉你極大熱情。」

對於目前二十多歲的年輕一代來說,紅黃牌重機似乎是生來就存在的東西,但是對於年紀稍長的人,特別是經歷過2002年台灣因應於WTO而重新開放大型重機進口的人,現今在路上隨處可見的紅黃牌重機,在早年可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。現年43歲的阿J就是經歷過重機在台灣從無到有的不同階段,因此在尚未開放的那個年代,阿J也曾經玩過無法掛牌的黑車,直到2002年重新開放後,才得償所願入手了他從學生時期就很癡迷的重機。

一開始阿J是從日本車開始玩起,不過他其實從學生時期就已經對哈雷深感興趣,但是在重新開放後哈雷的車價居高不下,數量也比起日系跑車或街車來得要少很多,因此在先後經歷過幾部日系車後,到了2005年阿J才終於買了他人生第一部哈雷,一部由貿易商從日本引進的2001年式Softail FLSTC中古車。

在去年8月揭載的「Bikers' Story - 天使・老蝦・做工的人」文中,我們曾經介紹過主角Dollar開始玩哈雷之後加入的Hells Skulls MC。事實上,阿J除了就是這個車隊的其中一位創始元老,Dollar身上好幾處大面積的刺青,更是出自於阿J之手!

9Tone Club是阿J從十多年前經營至今的刺青品牌,透過寫實的手法來呈現暗黑系的火焰、骷髏以及人物,是阿J一直以來最擅長,並且讓他在刺青界獨樹一格的創作風格。也因爲阿J從學生時期就奠定下紮實的繪畫根基,再加上他對於帶有重金屬元素的暗黑風格非常喜愛,因此當他入手了Softail並開始著手改裝時,他在第一時間就拿起噴槍來為油箱畫出他最想要的火焰塗裝。

阿J說:「2005年哈雷在路上還非常少見,大家都不太知道該怎麼玩,資訊多半只能從美國網站上得知,能夠買到的套件也幾乎是來自美國,改裝風格也都是比較偏向New School路線。所以入手Softail後不久,我就換上高把、小油箱、馬鞍座、切削鋁圈,當時最得意的就是尺碼加寬到190的後輪,這也是那個時期很多Softail玩家都很著迷的Bad Ass Style。」

當阿J的人生出現哈雷之後,他便和幾位同樣騎著哈雷的朋友創立了Hells Skulls MC。而在那個連太古都還沒出現,哈雷在台灣更只有貿易商引進的年代,這群在皮背心後面縫上了車隊布章的壞蛋們,顯然是最早為台灣哈雷圈創造出美式車隊文化的先驅。

但是入手哈雷幾年後,阿J開始遇上了年度定檢的問題,接著隨著車齡逐漸增加,驗車的頻率也從每年一次變成了半年一次。就和台灣許多改裝玩家遇到的問題一樣,隨著驗車次數的增加和難度不斷提高,阿J對於改裝的熱情最終也被消磨掉大半。

阿J說:「一開始驗車並不困難,只要一些該有的東西有裝都會過,但是後來難度越來越高,甚至動不動就被要求要與原廠相符。如果騎哈雷不被允許改裝成自己想要的樣子,那就不是我想要的哈雷生活了。」除了阿J之外,Hells Skulls MC的其他成員也陸續遇上了驗車被叼的問題,而當大家都對法規心灰意冷之際,一件事突然又為這群人帶來了新的熱情,那就是騎車露營!

現今無論開車或騎車,露營都已成為一種全民運動,但是阿J和他的Hells Skulls MC夥伴們,卻早在這波流行掀起前就愛上了露營,而且他們對於野營特別喜愛,十多年前這群人就已經騎車背裝備征戰了台灣各個山林。

Hells Skulls MC每年都會選擇人煙稀少的山林露營,也因為這些都不是被開發過或有人管理的營區,因此從紮營到烹煮食物所需要的一切物品都得靠自己攜帶,這也就衍生出騎車時行李裝載的問題。前面曾經提到,阿J當年的Softail完全是處於大改Chopper的狀態,要攜帶這些物品其實是非常困難的,如果硬要在車尾裝上行李架,又會讓這樣一部Chopper看來非常突兀。於是就在機能性的考量加上驗車難度逐年提高之下,阿J在2013年毅然賣掉了陪伴他8年的Softail,再改買另一部搭載TC96引擎的Dyna。

換了Dyna之後,阿J不再像以前那樣恣意改裝,這部車除了外觀上的一些小細節之外,整體依舊維持著原廠Dyna的輪廓,而且基於物品裝載的需求,阿J還特別在車尾裝上了行李架和兩個大箱子。

政府對於改裝車的過時法規雖然讓阿J消磨掉原本的熱情,但是他的哈雷人生卻也因而出現了轉變,那就是繼Dyna之後,他又入手了一部原本為憲兵車的1981年式Shovel Head!內行人看到這裡應該就能了解,在同時擁有Dyna和Shovel Head之後,其實也就為阿J解決了之前讓他困擾的問題,甚至更為他開啟了嶄新的Vintage Harley人生。

對於愛玩車的人來說,特別是鍾情改裝的玩家,台灣過時且不合理的法規的確是讓人感到相當無力,而從2005年入手第一部哈雷至今,阿J的哈雷人生也因爲各種狀況而出現了不同的轉變。他說:「現在我擁有的這幾部車其實已經讓我感到非常滿足,要載能載、要驗好驗、要老味更有真正的老味,當然很多事情還是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協,除非哪天法規可以再稍微鬆綁一些,不然在台灣要想盡情的玩車,其實是一件很辛苦的事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