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y club_1.gif
2AS.gif
CTEK.png
RD_2019_04.gif
kick.jpg
  • Vito

【Bikers' Story】城市野人 × 碩士黑手

在北部玩車圈裡,有一個人臉上有著濃密大鬍子,還經常裸著上身南北奔走。很多人對他的第一印象,就是一位從山裡出來的野人,但是卻沒幾個人知道,野人其實是畢業自淡大研究所土木工程學系的碩士生。這位野人相貌粗惡,但是對修復老車卻有極大熱情,他就是本篇「Bikers' Story」要登場的主角絡腮劉

如果你在Facebook上有加他好友,或是在Instagram上有追蹤他,就一定知道絡腮劉每天的生活幾乎從早到晚都離不開車,他不是蹲在零件堆裡修車,就是開著那部破爛的速利小貨卡在載車。到底這位長相兇惡的野人整天在忙什麼?又是為何而忙?

因為臉上有很大ㄧ部份都被鬍子蓋住,所以很多人第一眼見到絡腮劉時都很難判斷出他的年紀,但是如果看他每天接觸的那些車多半都有著三、四十年車齡,或許你會認為這位老兄肯定是活過80甚至70年代的人。不過實際上,他除了根本沒有經歷過70年代,他在80年代也只待過短短兩年。生於1988年的絡腮劉,他的真實年齡遠比許多人以為的都還要年輕。

因為從小就愛上摩托車,所以在大學時代,絡腮劉就很常往學校附近的一間車行跑。有一天他在店裡見到一部移植上國產引擎的Honda XL250,突然間,他不僅深深迷上了80年代越野車的那股粗獷氣息,更意識到原來玩車這件事其實是潛藏各種可能的。

之後只要他的車一有問題,他就會自己拆來研究,於是從大學時期開始,絡腮劉就很常在自家門口把車拆散然後修起引擎。這個世界就是存在著磁吸現象,也就是只要有人開始修車,接著就會有另一群人會把車帶過來讓他修。所以沒多久,有一位大鬍子同學會修車這件事,很快就在同學和朋友之間傳開了。

一開始,絡腮劉在自家門口的修車作業非常克難,除了因為工具和場地都很受限,很多老車的零件不容易買到,所以過程中還得四處尋找。這也使得只要待修的車一多,除了門口就很容易被塞滿,甚至連整條巷子也都會堆滿破銅爛鐵。

愛玩車的人對摩托車的各種味道與噪音或許不會太敏感,但是這對鄰居們來說卻是不小的困擾,所以退伍後當絡腮劉決定要以“野藏車庫”之名走上這途時,他也不得不另尋一個更適合的場地。不過當他租下第一個店面後,同樣的問題卻一再發生,那就是待修的車總會多到從店裡堆到店外,然後各種味道與噪音又引來鄰居們側目,就連環保局也多次前來關注過。所以在短短幾年內,絡腮劉的野藏車庫就陸續從最初在台北市的永春、石牌搬移到如今在新北市的汐止。

或許你會好奇,修個車到底有什麼讓人難受的味道?廣義來說,絡腮劉的工作雖然是修車,但是他最常面對的其實是翻修老車。他說:「這幾年到我手上的老車,很多都是從棄置多年的廢車救回來的,那些車的油箱裡多半都還有變質的陳年汽油,整理油箱前我得先清掉那些恐怖的東西,那味道真的不好聞,所以我完全可以體會鄰居們為什麼無法忍受。」

位在汐止的野藏車庫店裡不僅停滿許多待修的車,就連地上、牆上和屋頂也滿是零件,怎麼看這都是一間生意非常好的店。當我們以為他的客人多數應該都是口袋拮据的小朋友時,絡腮劉說:「其實會找我的客人各個年齡層都有,有的小朋友是因爲經濟能力有限,所以想找一台便宜的二手車,但是也有一些年紀較長的人是為了回憶,才決定把他棄置多年的車救活,不然就是請我幫他們找想要的老車。」

為了翻修老車,絡腮劉經常南北奔走尋找那些早已停產的零件,幾年下來,他也建立起自己的管道和人脈。他笑著說,這幾年跑遍全台灣大小車行,就連北中南各地殺肉場也都認識了。而且他在找零件的同時,也會順便搜尋可以被救活的老車,如果在某個倉庫裡發現放置多年的老零件,他更會毫不手軟的先買回去屯了再說。

就跟一開始在自家門口修自己的車,然後引來朋友相繼帶車來修一樣,每當絡腮劉四處打聽某部車或某樣零件時,各種情報也會在這時候莫名其妙的出現。例如有人會私訊他「我知道哪裡有同樣的車」,或「我知道車主怎麼聯絡」,但是遇到一部車和真的買到手裡是完全兩碼子事,很多時候他在路邊發現某部車,接著還得像偵探般四處打聽,才有辦法與車主連繫上,而就算有了車主電話,能不能成交則又是另外一件事。

這也就是認識他的人,經常會看他開著那部破爛的速利小貨卡,然後後面還載著一部更爛的老車的原因。不過這

就跟他在翻修老車時得到的樂趣一樣,絡腮劉說:「我就是喜歡這些東西,如果能救回來,為什麼不讓它再一次上路?」。

認識他的人都知道,絡腮劉對70~80年代的老山車特別有興趣,特別是Honda車系,因此曾經有一段時間,他瘋狂尋找70年代由光陽導入國產的風神100,當時他手上更一度同時有過五、六部車況不一的風神!當我們問他難道對四缸車都沒興趣嗎?他說:「我一直都愛車體輕巧、靈敏,引擎結構也更簡單的單缸車,可能是因為大學時第一眼見到XL250的那份震撼,讓我對山車一直抱有一種特別的情愫。而且我很喜歡大自然,所以騎山車可以去更多地方。四缸車速度快我知道,但是除了快之外,可以去哪裡對我其實是更有意義的!」

除了絡腮劉之外,野藏車庫目前還有另外兩位幫手,兩人都是從對修車完全陌生的情況下跟著絡腮劉學習,一位是對摩托車很有興趣的19歲年輕人,另一位則是和絡腮劉年紀相仿,不過卻是在台灣教英文的荷蘭人。滿臉鬍子的野人,一邊用英文與金髮老外解釋化油器可能要換掉,一邊又告訴小朋友該怎麼拆引擎,這樣的畫面怎麼看都是非常突兀的,不過這卻也是藏於汐止巷弄中的這個野藏車庫的日常。

大學唸的是土木工程,之後又再攻讀同一科系研究所,但是畢業後卻完全不想走他所學的那條路。絡腮劉說他對摩托車就是充滿熱情,但是每天卻也被車壓得喘不過氣,因為光是催促他趕快交車的客人就一堆,然後每天還會有新的客人出現,要他修這個或要他找那個。

不過絡腮劉卻也不是毫無計畫的盲目度日,他說短期內他只能做好該做的事,也就是滿足信賴他而把車交給他的客人,但是對於未來,他還是抱有一個遠大夢想。他說:「這個店面其實是我買的,所以我得努力付完貸款才能再走下一步,但是因為太喜歡車,所以這輩子不管做什麼應該都離不開車了。至於要說夢想,未來我想在郊外搞一棟建築,就像Deus Ex Machina在峇里島的經營方式一樣,可以修車改車,還讓你有吃有玩的複合式騎士據點!」

修車不是他的所學,入行前也沒在其他車行待過,而他所經手的老車亦談不上高貴或珍稀,但是憑藉著一股熱情加上自學,這位有著碩士文憑的黑手,其實已經悄悄在他的世界裡打造起一座小小王國。


3,583回の閲覧